移动GQ
关注我们
RSS 登陆 |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GQ男士网 >专题 >GQ肖像 >张译:“译”言“译”行皆平凡

张译:“译”言“译”行皆平凡

帅、好看这类的形容词跟张译是搭不上界的;时尚、型男这类标签对于张译也是够不着的。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凭借独特的魅力征服了万千观众。柔情硬汉,高富帅终结者,中国好老公,写字出书他似乎是矛盾体和逆袭者的代言人。平凡男人,经历不凡。

他的声音不急不缓,厚实温暖,在不大的空间里游荡散开,像只猫咪用肉垫在你的耳边轻拍,有些舒服地痒。

他极度的不自信——

说自己长着农村人的脸,一度不敢在镜子面前看到自己,丑都没丑出特点;

他像一部惊悚片——

两岁的时候掉进了“马葫芦”里;十二岁那年与沉船擦肩而过;读过的小学“消失”了,初中、高中不是改头换面就是被拆掉在部队初涉爱河被批斗,当时与他恋爱的姑娘8年前出车祸,现在还没醒过来

他喜欢猫——

对张译来说,猫是他的朋友、家人、能与他的“魂儿”对接。于是这个东北男人向往着温暖的又有些柔美的完美主义;有着对澳门大三巴赌场、对人生细腻的观察和敏锐的感受,以及淡淡的哀伤和忧郁[更多]

"丑男"

我觉得我一直也没长开,不好看,像我这种人,可能真的是上不了台面。

张译打小就被别人说嗓子亮,母亲是音乐老师,借着这天然优势开始教他识谱,有什么亲朋聚会,一定要表演唱歌。偏偏这小子脸儿小,皮薄,临唱前必定是直咽口水,口干心躁,三番五次之后,便是爷俩关于露脸争论的声音。每年的聚会,也被他称为自己的“年关”。 [更多]

“大家穿上军装基本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全是绿叶。况且,那个时候这也是看起来不错的出路。” 梦想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幻想,之所以是梦,因为终归是要醒过来的。考完试,借了一辆破自行车,从解放军艺术学院一路骑到广播学院,就为了看一眼那个曾经遗失的地方,在教室后面偷听上课,操场走一遍,厕所上一次。 然后他告诉自己,广院嘛,也就这样,罢了!回去之后,大病一场,播音梦想就此彻底说再见。

当兵之后,张译因为要去广播电台录广播剧,会经常的出入那个曾经的圣地,以另外一种方式亲近了它。其实无论是谁,回头看自己曾经的梦想,实现或者残缺其实都不重要了,因为你不知道当你选择并且实现了那个梦想之后,是不是还像当初那样憧憬以至爱它了 [更多]

"衰人"

人最叛逆的时候也就是那么几年,还好,我被部队接收了。

事实上,经过了将近一年的话剧熏陶,再加上张译在军队的表姐寄来的穿军装的照片,让他觉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穿上军装或者表演话剧。这成了他选择梦想的另一个契机。

这条出走的道路,比想的更难。命运对于那时的张译来说,就是一根不讲道理的鞭子,无论前行的方向是对还是错,都要时常出现狠狠地抽打他几下。

实际上,那次的解放军艺术学院,也并未给他机会。 面试全过,最后一轮体检,检查结果是脊柱弯曲加营养不良,没有通过。随后,去考中戏,又来到最后一后一关。

面试老师只是象征性的问他是否了解话剧,看过多少本子然后张译开始不停地说他看过的剧本。老师随口说了一句:你为什么不考戏文或导演系?再然后,张译摔门而出,因为他单纯的认为,老师在损他[更多]

那时候我们在西安,现在都记得。自己一无是处,站在街上,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每拍完一组照片,张译都要过去看一下效果。这是他之前十年军旅落下的习惯--不自信。

那个十年,张译的信心又是一次次地被折磨和打击。早已被戳破了播音梦的张译,还是不适合演戏。上台紧张,说台词就像朗诵,肢体僵硬。于是,他只能跑龙套,跑了十年。

寂寞是别人不想搭理你,孤独是你不想搭理别人,无疑,张译是耐得住这寂寞的。

别的战友从龙套跑上了配角,他在演路人:老师让他想象走出草地的感觉,他蹲在地上盯着猩红色的地板一个多小时,眼冒金星,猛站起来跟老师说看到草了,然后直接摔到。一句”你有病吧“是对他的评价。[更多]


2000年,战友文工团排演《爱尔纳突击》,就是后来的《士兵突击》话剧版。好消息是,张译终于等到了机会;坏消息是,分配给他的是袁朗B角和兼职场记。就这样,三年“B角”,加上稳稳的三年场记。

2003年,文工团整改,改制前全员喝酒,导演抱着张译真情流露:这拨人里面,最喜欢的就是你。张译感动地想哭;导演继续:你一定得读书,多读。张译眼泪马上就掉下来了;导演最后说:但是,你别演戏了,你演戏就是个死。张译真哭了。

龙套

其实跑龙套,只是为了维系我一个做演员的身份。

事实上,张译跑了几年,一次机会也没有。直到他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演员”,翘着二郎腿,故作轻松地抽烟,问着与他几年来对剧组的相同问题,拿着跟他一样版式的简历和照片,缭绕的烟雾却在微微颤抖。是的,那个老哥也是在维系着和张译一样的,做演员的尊严和身份。 [更多]

配角是个好东西,因为小人物有无穷大的创作乐趣。

直到2006年的那部《士兵突击》的热播,这部戏也使他有了一点点的自信,甚至觉得自己的摸样发生了一些变化;之后《我的团长我的团》又让他真正的走上了戏路;再之后的《生死线》,《北京爱情故事》、《搜索》无数的配角纷沓而至。[更多]

我不知道除了演员我还会做什么。

其实,张译身上的确有淡淡的哀伤感。一个从18岁开始就把青春、才华都献给了一个行业的人,如果不去坚持,并在坚持过程中等待机会,还能做什么?如他自己所说,我不知道除了演员我还会做什么。[更多]




配角

拍摄花絮&采访视频

张译的“译”言“译”行

 

GQ.com.cn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