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大三巴官网
  • 澳门大三巴赌场
  • 大三巴投注平台
  • 视频
  • GQ Studio
  • 杂志
  • 男装秀场
  • 专栏

    登山者

    这些男人,不但什么都有,还会飞——或者是飞翔的变体,登山和打架什么的。总之,这都是一些合理释放荷尔蒙的手段。换句话说,这是物质驱动的精神反刍。

    雷晓宇2011.07.29

    王石和黄怒波最近一起登山,事情搞得很热闹。商人为什么喜欢登山呢?这就像作家为什么喜欢酗酒一样,是一桩合乎自然的高概率事情。

    这两件事情,在尼采那里都有好说法。酒神精神好理解,登山干脆就像是日神精神的行为艺术。在尼采的文字里流露出对高山空气、阿尔卑斯山的孤独、强健的体魄和对于冷雪的光亮的陶醉。
    每杯酒都是个仪式,每次登顶也是个仪式。有个美国登山家站在人潮汹涌的珠峰脚下,激动地说:“这里已经变成了一条由千年大雪覆盖、经年狂风呼啸的高速公路。每个想要登上山顶的有钱人,他们能够忍受一切,不是为了享受惊险、胆识、体力和眼光。他们无非是为了享受一张站在山顶的合影而已。”



    一说起爱登山的中国商人,我就老是想起《老友记》里头莫妮卡的男朋友。他的原型不是拉里森就是比尔就是史蒂夫就是理查德。详细点说,他是个能和克林顿合影,能上《商业周刊》的成功者,他的发明物改变了每个格子间白领的生存方式。他年轻、富有,难得的是还有幽默感,懂得如何用支票之外的东西追女人。当他觉得自己已经征服了华尔街、硅谷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之后,没劲,预备进军摔角界。

    不管商场、情场还是摔角场……好了,是不是想到了钢铁侠?这些男人,不但什么都有,还会飞——或者是飞翔的变体,登山和打架什么的。昨天晚上,当王石在前门23号大排筵席庆祝登顶成功的时候,这种反刍和自我欣赏达到了顶峰。

    为何这样的男人,莫妮卡最后还是离开他了呢?假使一个人是成熟的人,那同样也意味着他是个固执的人。这样的人很难被改变,他也不会为任何别的什么人颠倒。

    王石就是个骄傲的人。有一年,好事者刚刚推出商业太空旅行计划,我问他会不会参加,反正也不是很贵嘛。他说,我傻啊,玩那个干吗,我出钱,人家来把着方向盘,他来决定我是生是死,决定我何去何从,那不是有病嘛。

    王石要赢。商人都要赢。商人都是经过驯化的达尔文主义者。何鸿燊就连打高尔夫都必须比对手少一杆,连霍英东都会让着他。

    不过,王石也失败过。还是很轰动的失败。他60岁了。虽然被人叫做“老狐狸”不失为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但他仍然承认说,他很有年龄感。如果将来跟自己的孙子说事儿,他最愿意提他的2008年。2008年之前,他觉得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商业生涯已经是一夜无话,再不会有什么故事了。2008年,拐点论和捐款门让他觉得自己成了个存在主义者。

    至于黄怒波,有一年春节,我去过他家。他太太女儿出国玩儿,他一个人住在别墅的小阁楼里,看李陀的书。他的床头柜上放的是大宝SOD蜜。我对他的书柜不感兴趣,不过他的书柜上有个小物件,很好玩。那是一尊铜雕的梅花鹿,巴掌大小,鹿角上挂了一只红色的护身符,被放在书柜最当眼的地方。主人说,这尊鹿是上世纪80年代他去西藏八角街旅行的时候看上的,买回来本来没觉得什么,可是后来发现,这只鹿的眼睛里经常会渗出一些液体,流泪一般。他跟很多人打听过,谁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化学或者物理现象。再后来,他就拿这尊鹿当神像供着,轻易不敢动它。

    说到底,成功的商人都是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回,黄怒波比王石早登顶了那么一会儿,我猜他们再见面的时候总有那么点儿小心翼翼的难堪。这种况味,倒比登顶的那种简单天真平庸的美要经琢磨多了。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