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大三巴官网
  • 澳门大三巴赌场
  • 大三巴投注平台
  • 视频
  • GQ Studio
  • 杂志
  • 男装秀场
  • 专栏

    大佬的办公室

    我常常疑心,除了赚钱,中国商人是不是把花钱的天赋都放到装修办公室上了。除了家居环境,他们的办公室其实也很值得一说。

    雷晓宇2011.07.29

    总的来说,中国商人是一群保守的人。除了湖南远大的老板以外,从没见人留过长头发,从没见人娶过外国老婆,也从来没人像钢铁侠那样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突然坐到水泥地上,更从来没人舍得把公司不要了去做点别的什么更有意思的事情。早上一百年,像《十月围城》里的王学圻那样肯出钱搞革命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既得利益者向来讨厌革命。GDP要又好又快发展,没有稳定繁荣的政治局面可怎么行呢 ?!至于什么八卦绯闻,那倒是市井通俗,算不得惊世骇俗。
    刻薄点儿说,中国商人不但保守,还没有什么想像力,有了钱也不知道怎么花,只好去买别人也喜欢的东西。撇开富商太太人手一个的BIRKIN包不谈,据说现在拉斯韦加斯的每一家赌场都有一整层是专门为中国商人提供服务的,服务员全部来自香港,饭菜都是粤式,有精通各种内地方言的全职导游,足不出户,就能豪赌一番。



    我常常疑心,除了赚钱,中国商人是不是把花钱的天赋都放到装修办公室上了。除了家居环境,他们的办公室其实也很值得一说。

    A叫我一眼想到《色戒》里的易先生。张爱玲说他“一脸鼠相”,客厅的落地窗帘上有密密麻麻的华丽花纹。A的办公室倒是没拉窗帘,不过窗户外头被别的写字楼堵了个严严实实,看不到半点风景。A以谈笑风生长袖善舞著称,不过他是个精瘦的人,中等身材,手指纤细修长,上唇留了精致的胡须,总之,在这个房间里,他看起来更像个读书人或者幻想家。

    这正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可临走告别,走到办公室门口我又回头看了一眼,他已经缩在不知道什么皮的沙发里,把头放在膝盖上。

    A的竞争对手一度是B。很遗憾,这不是一个称职的对手,因为他们俩根本没有相像之处。B的公司占地数千平米,由B本人亲自设计,像座大迷宫,而他的办公室就在这座迷宫的最深处。他曾经是这个行业里划时代的人物,他亲手修建了一座商业迷宫,可现在他自己也迷路走不出去了。危机四伏。

    聊到一半没水了,B飕飕地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肩上扛着一个水桶,“哐叽哐叽”换上。听说他几年前其实有个秘书,可老用不惯,就给辞退了。他习惯什么都自己来。可能就这原因,他到现在也没有融到资本家的一毛钱。他的办公室里一件艺术品之类的物体都没有,全是A4纸、笔记本和各种各样不值钱的小礼物。我见过他的两个朋友,一个说他是“灰堆里的暗火”。这意思大概是说,虽然他现在混得不怎么样,可给他机会他就会燃烧。还有一个说他是“农民”,小富即安,算是腹诽了。

    还有一个房地产公司的C。偌大的办公室,挑高得有3米,六壁都是水泥板,空空荡荡,只有正中央放着一张桌子一张凳子。是凳子不是椅子。这有点像熊十力自传的名字《天地间一个读书人》。他一定觉得有人误会他了,并且还热衷于为自己辩解。后来他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误把杭州作汴州。”这一举动让我觉得他实际年纪应该比看起来小很多。
    最后说说D。他墙上挂着一幅字“为人民服务”——这本不稀奇,可考虑到他正经是个美国人,就有点解构的意思了。他问我,为什么那么多人不为人民服务却为人民币服务?他还问我一个关于办公室的问题:纠风办公室是干什么用的?
    办公室纠风我还真不清楚,不过关于办公室风水,我曾经咨询过一个香港风水师。他是个壮实油腻的中年人,普通话很糟糕,可是丝毫不影响他的表达欲。还没等我发问,他便高高举起右手食指,戳向天空中某个不存在的气球,像是想要听到一声巨响作为喝彩一般。他说,老板的办公室有几个大忌。第一,不能在写字楼顶层。第二,不能在整层楼的角落,也就是说,不能有直角转角的窗户。第三,房间里不要放花。最后,他神秘兮兮地把脑袋靠在我耳朵边上,热乎乎地说,你知道吗,当年参加中银大厦开幕典礼的7个CEO,已经有6个被双规了啦。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